英国威廉希尔公司

放松控制,把握速度,解放市场

发布日期:2019-01-02 09:09 [ ] 浏览次数:

在一轮遍及全国的寒潮之中,我们告别了2018年,进入2019年。刚刚过去一年堪称“多事之年”,中国经济如同今冬的天气一样屡遇寒潮。虽然宏观经济数据看起来尚可,能达到6.5%的经济增速,gdp规模可能突破90万亿元人民币,但实际的微观经济与此差别甚大,企业和市场的信心远远称不上“尚可”。

2019年的中国经济形势如何?国内外发展环境将如何变化?政策面会进行什么调整?安邦咨询(anbound)所接触到的地方政府、企业和市场人士,都对2019年抱有焦虑之中的期待。焦虑来自于2018年的市场形势艰难,期待则来自残存的希望,大家仍然抱着“改变命运”、“寻求突破”的心态,期望能在经济上杀出一条血路来。

如何做才有可能在2019年形成突破呢?以中国的实际情况来看,经济发展的绝大部分资源——金融资源、政策资源、土地资源等,都控制在政府和国有企业手中,因此,要想取得突破,恐怕还是要在政府推动之下从市场化改革方面来想办法。具体来说,可以总结为三点:放松控制,把握速度,解放市场。

所谓“放松控制”,就是政府真正放松对于政策和各种资源的控制,给各类市场主体以更大的市场发展空间。中国改革开放40年,按理说,发展市场经济已经为中国经济的发展成就所证明,理应深入人心;从中央到地方,也没有人说不搞改革开放。但从近几年的发展来看,政府对于市场仍然保持着极强的控制力。比如产业政策,政府确定要投资的领域,往往就会得到英国威廉希尔公司:的资源;而在政府投资热点之外的领域,配置资源的难度则大得多。再比如金融市场,政府放松金融管制时,市场十分活跃;一旦野蛮生长过度,政府一收紧,立刻会在市场上形成一刀切。

从智库的角度看,在中国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,政府对经济保持控制力这是要承认的现实,但如果政府的控制太多,一切“行”或者“不行”都要等着政府许可。要指出的是,与改革开放之初政府直接控制生产要素不同,现在要素市场有了很大放开,但政府在制度市场仍然保持着相当广泛的宏观、中观甚至微观控制。它表现为多个方面,从宏观调控到财政与货币政策,从发展规划到资源配置,从产业政策到项目审批,从城市拆迁到广告牌的规格。在我们看来,政府控制过度的市场,实际上是失能的畸形市场,政府之手太强,市场之手太孱弱。

“把握速度”是指在政府调控和市场作用下的经济运行速度,它可以体现在经济增速、产业增速等方面。安邦咨询的智库学者可能是国内最执着的“稳健派”,十多年来一直强调中国经济要保持稳健。在经济高速增长期,安邦的这种呼吁是国内的少数派。安邦首席研究员陈功曾多次指出,中国的一切关键问题,核心是速度问题,控制速度本身就是改革。陈功还表示,强调稳健的原因还在于,中国经过10多年的高速经济增长,与过去一无所有的激情岁月已经有了很大不同,社会利益板块已经成形,这种利益格局也是过去发展的一部分,是中国gdp总量的组成部分。我们支持改革,但不赞成激进改革。如果激进改革、激进发展,势必要重组过去的天量资产。即使在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已降至6.5%现在,强调稳健仍然有重要意义,稳健意味着速度不通过高,也不能过低。稳健还意味着面对复杂的经济关系,开车的政府部门要学会调控速度,不能要么猛踩油门,要么猛踩刹车。

“解放市场”是市场化改革的结果,也是政府放松控制的结果。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属性是市场经济,主要应该靠市场来起作用。十八届三中全会已说得很清楚,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的作用。2018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度强调,要切实转变政府职能,大幅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,强化事中事后监管,“凡是市场能自主调节的就让市场来调节,凡是企业能干的就让企业干”。对于目前受困于发展问题的许多政府部门来说,应该深刻认识到,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市场支撑,在结构转型时往往会遇到现在的困境。过去依靠政府控制、政府推动的方式搞经济,缺乏强有力的市场主体支持,是难以持续的。

来源:市发展改革委
打印 关闭